融合财经

由于在业绩预告中,万达电影对并购的影城、时光网(下称时光网资产包)

简介: 由于在业绩预告中,万达电影对并购的影城、时光网(下称时光网资产包)、慕威时尚(已更名为北京万达传媒,下称北京万达传媒)、Propaganda GEM Ltd计提商誉减值准备合计45亿元至55亿元。

记者 | 陈菲遐1影视龙头万达电影(002739.SZ)股价的第二春,在短短34个交易日后终结。

1月20日晚间,万达电影发布2019年业绩预告。

公告显示,预计2019年万达电影归母净利润约为亏损33-45亿元;未计提商誉减值的数据为净利润10亿-12亿。

万达电影的大幅预亏,主要是商誉减值导致的账面亏损。

公告称,公司2019年实际预计盈利10亿元-12亿元,但受宏观经济、行业发展整体放缓等因素影响,公司本着审慎原则,拟对并购影城、时光网、万达传媒、Propaganda GEM Ltd合计计提45亿元-55亿元商誉减值准备。

交易所也在当日晚间,火速下发对万达电影的关注函,要求披露上述商誉具体减值准备涉及的股权收购时间、收购金额、评估增值情况、已计提商誉情况、本次计提减值原因、本次计提金额、占总商誉的比重等。

2019年12月2日以来,万达电影股价从14.34元/股,一路涨至最高22.71元/股,创下2019年5月以来的新高。

而以万达电影为首的传媒股,也迎来了一波触底反弹。

一方面,万达电影“主动“计提商誉减值,目的是为了日后轻装上阵;另一方面,如果不考虑商誉减值影响,万达电影2019年业绩依然向好盈利。

但是事实远非那么美好,万达电影的衰退周期已经开始。

由于在业绩预告中,万达电影对并购的影城、时光网(下称时光网资产包)、慕威时尚(已更名为北京万达传媒,下称北京万达传媒)、Propaganda GEM Ltd计提商誉减值准备合计45亿元至55亿元。

其中的时光网,指的是包括影时光网络技术(北京)有限公司、动艺时光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以及Mtime USA company在内的资产包。

不难推断,上述这三家,多半是计提了全额或者绝大部分的商誉减值,才会合计达到45亿至55亿的减值商誉的体量。

由于影院资产组分布在东莞、宝鸡、重庆、福州等多地,无法预计究竟计提的是哪几家,因此这里不做推测。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国内影院资产组中,部分经营较好的影院未进行计提。

其中,时光网、Propaganda GEM Ltd的商誉都形成于2016年,北京万达传媒的商誉形成于2015年。

而万达电影在收购之初,也并非全无计划。

在年报中,万达电影将其收购的诸多公司分为五类,其中时光网资产组代表着票务代理、衍生品销售业务。

在今年减值之前,以上三家在2016年以来从未有过商誉的减值。

实际上,连续看过去三年的年报,万达电影在每年进行商誉减值时,所使用的折现率早已埋下隐患。

年报中披露,万达电影对每类业务年末减值测试时,所使用的均为未来现金流量的折现的方法。

其中,折现率的确定至关重要。

上表中不难看出,2016年至2018年期间,这三项业务的折现率逐年提高。

特别是广告代理、影片投资业务,即北京万达传媒业务的折现率,从2016年的10.74%,提高到了2018年的15.38%。

虽然折现率是公司和审计机构决定,但是两年超过50%的增速,足以说明问题。

而在这些业务中,折现率的提高往往暗示着行业风险正在变大。

在此次计提减值之后,预计商誉余额将为80亿-90亿元。

其中,最大的雷莫过于海外影城HG Holdco Pty Ltd账面33.18亿元的商誉,以及2019年形成的互爱互动(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互爱互动)23亿元的商誉。

另外,还有电影公司骋亚影视9.8亿的商誉,以及电视剧公司新媒诚品6.18亿元的商誉,都是在2019年并购形成。

其中,万达影视游戏业务的主体,就是互爱互动。

行业不景气自身不过硬抛开商誉减值的问题,万达电影未计提商誉减值的数据为净利润10亿至12亿。

但这也恰恰说明一点,电影行业不景气,万达自身不过硬。

纵观万达电影过去五年的发展,就是一部中国电影票房的进化史。

2015年万达电影营收增速达50%,与此同时,2015年中国电影的票房增速也创下历史新高。

但其后随着票房市场的增速放缓,万达电影的业绩也一路下挫,2017年营收增速跌至18%,2018年跌至跌到6%,2019年前三季度为-7.45%。

从收入构成的角度来看,营收增长乏力的背后,是核心业务电影放映增长乏力。

2019年上半年,包括票房、影院广告收入、商品销售在内的几乎所有品类的收入都出现了同比的下滑,这是自2015年以来绝无仅有的。

行业不景气固然重要,但是类似爆米花收入在内的商品销售也出现了大幅下滑,足以证明万达电影的经营出现了问题。

更值得注意的是,万达电影单银幕产出持续下滑。

2018年万达电影实现票房收入95.6亿元,按照5279块银幕计算,单银幕年收入为181.09万元。

用去年上半年的数字计算,这一收入仅为90.5万元,年化计算后基本与2018年持平。

细看万达电影2019年上半年的主要重心,就不难理解这种情况的发生。

2019年4月,万达电影正式完成对万达影视95.77%股权的收购,对价105.2亿。

虽说收购完成后,万达电影实现上游覆盖了包括了主营电影、电视剧、游戏等内容的万达影视;中游覆盖了以万达影视参股的五洲发行为主的电影宣传发行业务。

更可怕的是,被寄予厚望的万达影视,其营收下降比母公司万达电影更严重。

公告称,预告期内,万达影视主投、主控的影片主要包括《过春天》、《绝杀慕尼黑》、《沉默的证人》、《小小的愿望》、《误杀》等,影片数量较少、体量较低且部分影片票房不及预期,另一方面,受游戏行业政策调整影响,部分产品上线延迟,万达影视游戏发行及相关业务当期经营业绩不及预期。

不少分析师在二级市场股价的靓丽表现之后,发表了对传媒股业绩反转的预测。

但是从万达电影以及另一家影视剧龙头企业华策影视(300133.SZ)发布的巨额亏损业绩预告来看,基本面的反转显然没有到来。


以上是文章"

由于在业绩预告中,万达电影对并购的影城、时光网(下称时光网资产包)

"的内容,欢迎阅读融合财经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