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合财经

如果只含A股创新药企业,交易性没问题

简介: 如果只含A股创新药企业,交易性没问题,但是创新药代表性就差点,就可能把一些有创新药,但是主要业务是其他医药业务(比如医药零售、物流)的企业也拉进来。

来源:雪球现在很多人都说买指数基金,其实指数基金的“水”也不少,即使同一个类型的指数,其实也真的可能不一样。

疫情影响,有些消费是暂缓了,比如旅游这种消费一时半会可能真出不去,所以有些投资者就总结:可选消费受影响,投资者要选择主要消费板块来投资。

简单来说可选消费一般是家电、汽车、旅游这种,主要消费则是食品饮料这类刚需。

说可选消费受影响大,主要消费受影响小,这个没毛病啊,你说是不是,疫情影响执行,现在很多人开始意识到存钱的重要性,能少花钱就少花钱,但是必要的日常生活支出还要维持,生活必需品企业受影响肯定小。

其实问题就在这里:国际上主要消费的有食品饮料行业,国内主要消费指数也是食品饮料行业的股票占据很大权重。

但是大家想欧美国家食品饮料行业主要是可口可乐、百事可乐、百威啤酒等等贴近日常生活的企业,欧美像帝亚吉欧这样烈性酒企业真不多,而且人头马、拉菲等等则是著名奢侈品集团下属的一个小产业,国内食品饮料行业权重大的企业或是行业是什么?

中证主要消费指数前十大权重里面四个白酒股,还都是中高端白酒股。

咱们都知道白酒其实两个方向发展:1、贵州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洋河股份(茅五泸洋)这样往高端发展;2、平民化,比如什么牛二(牛栏山二锅头)、江小白等等平民白酒。

人均可能存在“被平均”,比如我和马云马化腾平均,我们三人的财富平均值可能是上千亿,中位数26523很说明问题。

我们就按照两万六来算,现在一瓶飞天茅台酒2000多,基本上一年收入也就十来瓶茅台,好像大部分人收入来看,可能真消费不起茅台。

别说一个周或是一个月喝一瓶茅台酒,就是一年能喝一瓶市场价2000多块钱贵州茅台的家庭都算是不错的家庭了,真的,那么一年喝一瓶,算刚需吗?

也就是茅台真不是一般家庭的刚需,当然中国人口多,对应百分之一的人能消费得起,就是一千多万人。

这就来问题了:贵州茅台为首的高端白酒算主要消费算刚需吗?

我个人认为:普通白酒算主要消费算刚需没啥问题,但是高端白酒算不算刚需,算不算主要消费很有争议。

茅台现在出厂价低于1499的标准零售价,而市场价2000多,产品安全垫很多,商在发货之前就提前打款,就怕没有货,你现在有多少企业产品卖不出去也不怕,放个三年五年也行,产品还更值钱。

二、大湾区和腾讯粤港澳大湾区是一个潜力很大的区域,很多人非常看好这一区域,大家耳熟能详的华为、大疆这样没上市的企业我就不说了,只说上市的也有腾讯控股、中国平安、招商银行、格力电器、美的集团、海天味业、保利地产、友邦保险、香港交易所等等都是大湾区非常好的企业。

现在市场上有不少大湾区指数,也有不少大湾区指数的指数基金,细分一下大湾区指数分两类:1、只含A股的大湾区指数。

只含A股的大湾区指数,就是为了交易方便,要是包含港股,就要用港股通投资港股,如果港股假期,就要暂停申购赎回,影响交易效率,更何况港股通投资港股还有20%的红利税,我觉得这个没毛病的。

但是反过来就有问题了:你觉得一个大湾区指数,只有A股,不包含腾讯,不包含友邦保险、港交所等等,能真的代表大湾区?

2、包含港股的大湾区指数A股和港股都有了,腾讯友邦港交所等等都有了,代表性没问题了,但是港股通的假期,分红的问题又来了?

包邮区也是啊,阿里巴巴、吉利汽车、申洲国际这样蓝筹股算不算浙江的优质企业?

你说没有这些企业的浙江指数,能不能代表浙江?

你看着都是投资浙江的指数,但是真的选股范围就不一样,所以你选择指数和指数基金时候多看看:不同指数不一样,有些指数为了交易性,一定程度上舍弃了代表性,真的只含A股;有些指数为了代表性,交易性上就有一些放弃。

三、创新药很多人知道我从去年就开始喊需要创新药基金了,创新药基金也有个代表性的问题。

包不包含港股上市的中国创新药企业,而且现在更特殊的是还有一些港股上市的创新药企业暂时进不了港股通。

我们知道港股通慢慢会加入越来越多股票,比如一开始美团点评、小米集团这样同股不同权企业不能进入港股通,后来也进入了。

暂时没进入港股通的部分国内创新药企业算不算创新药企业,港股的创新药企业算不算创新药企业?

而且同等条件下,港股一些创新药企业估值还可能低于国内,当然也不低。

如果只含A股创新药企业,交易性没问题,但是创新药代表性就差点,就可能把一些有创新药,但是主要业务是其他医药业务(比如医药零售、物流)的企业也拉进来。

如果包含港股创新药企业,交易性就差了。

总结:也是代表性和交易性的取舍,我总感叹:人生在世,舍得两字,有舍就有得,有得必有失去。


以上是文章"

如果只含A股创新药企业,交易性没问题

"的内容,欢迎阅读融合财经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