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合财经

资深期货界人士分析,从以上表述可以看出

简介: 资深期货界人士分析,从以上表述可以看出,上述产品都是中国银行的代客交易产品,都归入中国银行代客交易的“大池子”。

中行“原油宝”产品穿仓,导致投资人巨亏的中,有两个被忽视的核心问题。

首先,一手WTI原油期货是1份1000桶WTI原油的合同。

然而,通过中行“原油宝”产品,1000桶原油合同可以被“拆分”,这当中的巨大风险一直被各方忽视。

其次,中国银行至今没有披露最核心的问题:中国银行代客交易的WTI原油期货裸头寸最终是以何种方式平盘的,是银行进场利用WTI期货进行平盘,还是通过OTC衍生品的方式找一个交易对手进行平盘。

中国银行介绍,原油宝是账户交易类产品,账户中的原油份额不能提取实物;交易起点数量为1桶,交易最小递增单位为0.1桶;中国银行作为做市商报价并进行风险管理。

据资深交易员分析,上述“做市商”定位,使得中国银行“拆分”标的物的做法是合规的。

做市商的模式之下,银行是所有原油宝投资者的交易对手,银行向投资者报价、交易。

如果在这个交流当中,多空双方规模一致的话,银行就赚取稳定的点差或者手续费;如果多空双方规模不一致的话,就是“裸头寸”,银行要进入国际市场进行平盘。

但不可否认的是,交易起点数量为1桶,交易最小递增单位为0.1桶的交易规则,极大降低了投资者门槛,由此也最终引发了各方对于中国银行“原油宝”投资者适当性管理的质疑。

《期货交易管理条例(2017修订)》第四条规定,期货交易应当在依照本条例第六条第一款规定设立的期货交易所、批准的或者期货监督管理机构批准的其他期货交易场所进行。

“就是所有的交易都要进期货交易所,按照交易所规则来,交易所规则里没有分拆的说法。

资深期货界人士分析,从以上表述可以看出,上述产品都是中国银行的代客交易产品,都归入中国银行代客交易的“大池子”。

如前文所述,只有当中国银行的原油期货出现“裸头寸”时,中国银行才需要到国际市场平盘。

而这个代客交易资产池的风险敞口情况,外界很难知悉。

“中国银行至今没有披露他是通过何种方式平盘的,所以外界无从得知中国银行在原油期货上的风险敞口究竟有多大。

场内平盘意味着将按照芝加哥期货交易所规定的“每日无负债结算”,又称每日盯市制度,是指每日交易结束后,交易所按当日各合约结算价结算所有合约的盈亏、交易保证金及手续费、税金等费用,对应收应付的款项实行净额一次划转,相应增加或减少会员的结算准备金。

另一种平盘的途径是在场外寻找交易对手,例如另一家外资银行做的OTC衍生品交易。

这个途径不需要每日盯市,当期期货产品的涨跌暂不增加或减少会员的结算准备金。

因为结算的周期、方式不同,这两种方式导致的中国银行相应账户的盈亏也会有极大的不同。

因为做期货的人都知道,一般商品期货的到了最后交易日,流动性会非常差。

因为流动性差会导致很多极端价格的出现,这个极端的价格不是所有的投资者都能接受的。

尤其是以交易为目的、不能交割的账户,更不应该持仓至最后一个交易日。

“我的想法是把这类产品做成理财产品更合适,比如说挂钩原油的结构性的产品。

把盯市、移仓、轧差这样的专业操作交给专业机构去做,投资者只做宏观方向的判断。


以上是文章"

资深期货界人士分析,从以上表述可以看出

"的内容,欢迎阅读融合财经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