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合财经

青梅煮酒的“梅”倒是差不多能确定是梅子了,但青梅不太有能泛口水的想

简介: 青梅煮酒的“梅”倒是差不多能确定是梅子了,但青梅不太有能泛口水的想象......杨梅和青梅,有人混淆吗?

青梅煮酒的“梅”倒是差不多能确定是梅子了,但青梅不太有能泛口水的想象......杨梅和青梅,有人混淆吗?

都是“梅”,但对于果子风格的想象应该完全不一样才对。

杨梅没什么别称,青梅则一般被叫做梅子,梅子黄时雨的梅。

现下正是江浙沪的梅雨季节,就来聊两句梅子吧,想到哪儿说到哪儿,乱说。

新鲜青梅子拿来蘸盐巴和辣椒面吃,你觉得会如何?

我觉得虽然酸,但是有一种奇奇怪怪的好吃感觉,特别醒瞌睡,是一种亚热带吃法,偶尔吃它三四五个还挺不错。

梅子还可以泡进酱油里吃,当咸菜或小零食的吃法,我虽没吃过,想象起来应该不坏。

把大量梅子洗干净,有计划有目的地划几刀,稍旋一下,轻轻巧巧挑出核来,随即整个梅子也就雕成花了,用糖渍上,若干工序跟上,可以做出雕梅来吃。

雕梅单独吃,是流蜜汁儿的那种酸甜风味,你大可以想象一下,好不好吃。

还可以用它来烧红烧肉,或扣肉吃,想象一下把梅干菜换成这样酸甜流汁儿的雕梅,会是怎样一番风味?

小时候吃得更多的是梅子做成的话梅,盐味重,跟梅子的酸味混在一起,分不出来是到底是盐味多还是酸味多,反正过后都要喝很多水。

喝了水也都是回甜的,舌头酸木了,吮木了,就喝一口两口凉白开,甜丝丝的味道绕着舌头绕,好玩好耍。

一个激灵,太突然的酸液把板牙骨头都弄酸了,头不由自主的晃一下,酸到一阵一阵捉眉皱眼睛。

然后就想着再摸出一颗来吃,吃着吃着,竟就有人嗑上瓜子了,在课堂上。

你说,到底有没有喜欢梅雨季的人呢?

喔,对了,这个季节还有梅子酒呢。


以上是文章"

青梅煮酒的“梅”倒是差不多能确定是梅子了,但青梅不太有能泛口水的想

"的内容,欢迎阅读融合财经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