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合财经

从近期金融市场对外开放政策持续落地、央行官员持续表达对外资流入的乐

简介: 从近期金融市场对外开放政策持续落地、央行官员持续表达对外资流入的乐观预期来看,本次下调外汇风险准备金率,更多意在缓和人民币过快升值带来的压力,短期更直接的影响预计将降低人民币升值的斜率。

根据央行公告,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2020年10月12日起,将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20%下调为0。

下一步,中国人民银行将继续保持人民币汇率弹性,稳定市场预期,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据公开资料显示,这是继2018年央行将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0上调到20%后,再次恢复至0。

根据江海证券,外汇风险准备金是人民银行为了抑制外汇市场过度波动,将银行远期售汇业务纳入宏观审慎政策框架,对开展代客远期售汇业务的金融机构收取的一种准备金。

主要目的在于引导市场预期:在人民币汇率贬值预期较强的阶段,调升外汇风险准备金率,提高银行代客远期售汇业务的成本,向市场传达央行不希望人民币进一步贬值的政策意图,抑制银行代客通过远期售汇做空人民币的动力;而在人民币升值预期较强的阶段,调降外汇风险准备金率,又可以明显降低银行代客远期售汇业务的成本,进而向市场传达央行不希望人民币进一步升值的政策意图。

华泰期货称,央行下调外汇风险准备金率释放对人民币预期的转变。

从6月以来,人民币对美元表现为持续升值状态,并在10月国庆期间进一步加速,美元兑离岸人民币从7.20持续汇率至6.67。

央行下调远期售汇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20%至0,向市场释放了增加美元购汇的预期。

历史上看,外汇风险准备金率在2015年9月上调至20%到2017年9月下调为零,2018年8月再上调至20%,至本次下调为零(6月以来持续升值)的四轮调整。

从近期金融市场对外开放政策持续落地、央行官员持续表达对外资流入的乐观预期来看,本次下调外汇风险准备金率,更多意在缓和人民币过快升值带来的压力,短期更直接的影响预计将降低人民币升值的斜率。

尽管从市场预期的经济基本面复苏(PPI回升、盈利预期修复、资本支出改善等)来看,在秋冬季国外疫情二次上升的映衬下国内经济的恢复更为乐观,但是从经济恢复的动能来看,从8月地产融资新政带来的涨价预期改变、到10月人民币风险准备金率下调带来的升值预期转变,短期人民币资产定价的一致乐观预期面临调整的可能。

全球来看,弱美元对于强欧元和强人民币的影响都已经触发了欧央行和人民银行两大央行的政策转变,而从持仓结构上看空美债和美元的相对拥挤环境,在政策预期叠加未来一旦基本面弱于预期(9月PMI仍保持乐观),资产定价的波动将上升。

江海证券称,短期而言,前期美元指数快速贬值,导致人民币汇率积累了较大的升值压力,叠加近期美国大选选情逐渐向民主党倾斜,中美摩擦缓和预期有所升温,全球疫情二次暴发背景下国内经济恢复情况领先全球等因素,人民币汇率升值压力集中释放。

虽然外汇风险准备金率调整短期内对平抑汇率升值压力有一定帮助,但并不足以扭转汇率升值的趋势。

在这样的背景下,一方面人民币资产的吸引力仍将持续偏强,有利于外资持续流入人民币资产,债市将受益于海外配置资金的趋势性流入;另一方面,汇率持续升值事实上解除了货币政策宽松的外部约束,在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或者流动性出现明显缺口的阶段,央行采取货币宽松政策的可能性也在上升。


以上是文章"

从近期金融市场对外开放政策持续落地、央行官员持续表达对外资流入的乐

"的内容,欢迎阅读融合财经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