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合财经

【印文】可染、可染、陈言务去创作于1966年的《蜀山春雨图》,是李

简介: 【印文】可染、可染、陈言务去创作于1966年的《蜀山春雨图》,是李可染从「写生探索期」到「整合升华期」的力作之一。

李可染(1907年-1989年),江苏徐州人。

1929年以优异的成绩入国立艺术院,破格录取为研究生,师从林风眠、法国名画家克罗多两位教授,研习西画。

1943年应聘为重庆国立艺专讲师,从事中国画教学、创作。

1946年应徐悲鸿之聘,为国立北平艺专中国画教授,同时师从齐白石、黄宾虹,潜心于民族传统绘画的研究与创作。

新中国成立后,他进一步致力于中国画艺术的革新。

以“可贵者胆,所要者魂”、“用最大的功力打进去,用最大的勇气打出来”为座右铭,使古老的山水画艺术获得了新的生命。

可染先生的山水深厚凝重,博大沉雄,以鲜明的时代精神和艺术个性,促进了民族传统绘画的嬗变与升华。

可染先生自成的教育思想,形成了活跃于画坛的“李可染学派”。

他不仅是画坛辛勤耕耘70余年的一代宗师,而且在艺术观念的开拓上也做出了重要贡献。

其影响早已越出美术界,受到各方面的高度评价。

2.殿忠同志粲正,可染于羊城迎宾馆。

【印文】可染、可染、陈言务去创作于1966年的《蜀山春雨图》,是李可染从「写生探索期」到「整合升华期」的力作之一。

李可染虽是苏北人,却曾长期生活在江南和巴蜀。

他的写生足迹,也多限于南国。

李可染 蜀山春雨丨局部在此幅《蜀山春雨图》中,李可染把巍峨的蜀山与烟雨空蒙的江南民居通过主观的造境,巧妙地结合在一起,创造了一种全新的、超想象力的诗意图式。

画面布局将山体拉近,远景之山,作中景处理,独特的空间结构,使画面纯化,富整体感,从而和传统的山水样式拉开距离。

花与黑瓦白墙赋予了山体生命的韵味,蜀山的湿润与桃花的红艳相得益彰,同时又吸收西洋绘画对光影描绘的优长,形成迥异时流的自家气派。

夜吟晓不休,苦吟神鬼愁。

【印文】白发学童、李、可染、七十二难《苦吟图》是李可染绘制的带有自画像性质的佳作,系画家晚年重要画题。

这一题材初创于1962年,至1980年代初,画家重拾此题材以自励,此幅即作于这一时期。

整幅作品几乎全以焦墨浓色绘就,人物的轮廓、面部的皱纹与桌椅的线条运笔缓而沈稳,黑色的袍服用浓墨平涂,整幅作品毫不取巧,唯有凝重与认真。

画家刻意弱化了笔触的变化,以烘托出「苦吟」的主题。

只有随风摇曳的淡红色烛光处理得稍显灵活,反衬出整张作品的厚重感。

画面的上方和左侧以李可染典型的书风长题,纯以中锋直下,笔笔见力,力求生拙,填充构图的同时再次强调作品的主题。

纵观可染先生的艺术人生,无时不在苦心钻研,即使晚年仍旧孜孜不倦。

《苦吟图》既是可染先生当年自勉之作,如今观之,亦是对晚辈后生的鞭策,令不由得为之肃然起敬。

可染先生笔下《苦吟图》虽有数本,有如此巧妙之处者,此作当是第一。

此二句神韵天成,兹并写之。

杜牧、石涛两家咏秋景诗句,可染以其写秋毫无萧瑟之气,甚好之,分别屡引入图,始自四十年代后期。

未署年款,惟藏者五五年得于画家,或为可染以此为图最早者,七十年代后,屡有出之,皆据此本。

【印文】李、可染、陈言务去“人在万点梅花中”是李可染十分喜爱的题材,类似的构图模式最早见于20世纪60年代初,画家运用艺术想象力,将多种景物移植在一起:无锡梅园盛开的红梅进入苏州拙政园内,园内的假山亦变成桂林的奇峰怪石。

李可染 人在万点梅花中丨局部此幅画面构图饱满,梅花被安排在前景,先以浓墨中锋写枝干,其间顺锋逆锋兼备,笔断意连,梅枝摇曳得势,梅枝的丰富造型不仅表现了梅树的形态变化,还与树下点景凉亭的直线形成对比,颇具形式感,梅花以胭脂点染,笔肚稍留水分,笔尖沾色,顺树枝结构依势点染,基本上不调整用笔方向,只做大小、疏密、浓淡、枯湿的变化,花点又被水或者淡色化开一些,竭尽变化;山石则用浓淡水墨层层渲染,压一压火气,与梅花的艳丽形成鲜明对比;点景的凉亭、人物虽简,但也用笔精心,笔笔到位,掩映于满园梅花中,富有生活气息,可称点睛之笔;画面上方的题跋以行书写之,长短错落,笔势多变,与虬曲的梅枝相映成趣。

整体而言,此幅章法新颖巧妙,笔墨老辣恣放,在极简的素材中表现出了意境的独特性和造型的丰富性。


以上是文章"

【印文】可染、可染、陈言务去创作于1966年的《蜀山春雨图》,是李

"的内容,欢迎阅读融合财经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