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合财经

太行山是河北的母亲山,贾又福赋予了太行山人格精神、生命价值和崇高理

简介: 太行山是河北的母亲山,贾又福赋予了太行山人格精神、生命价值和崇高理想,反过来太行山启发人的智慧、培养人的感情、赋予人灵性,这便是他在写生体验中得到的“天人合一”。

20世纪初,从色彩的角度改造文人山水画是画家们一个重要的切入点。

贾又福在老师黄宾虹和李可染的指导下不断实践,他五十多年不间断山水画的写生与创作,以研析传统为根本,深入生活,融入时代。

他提出“最大限度地认识自我,以求最大限度地走出自我”“感天地之所有,造天地之所无”等等,诠释了他多年来山水画探索的深层领会。

贾又福先生的山水画不仅笔墨耐人回味,其用色更是引人深思,在这一点上,和前辈画家,如黄宾虹和李可染比,有过而无之不及。

法国著名艺术史家丹纳的著作《艺术哲学》里研究了社会环境对艺术家艺术创作的影响与作用,他认为“艺术品与环境完全一致”,艺术家和作品不是孤立于时代、环境之外的。

太行山是河北的母亲山,贾又福赋予了太行山人格精神、生命价值和崇高理想,反过来太行山启发人的智慧、培养人的感情、赋予人灵性,这便是他在写生体验中得到的“天人合一”。

贾又福把心中的真善美融入到自然风景中,使画作折射出社会之美、文明之美。

贾又福先生的两幅《洗礼》作品是大自然的馈赠,让人惊愕、令人沉思,好像感到宇宙又一次裂变,大地山河也在重建,人的精神也在接受洗礼。

贾又福先生在创作上坚持自己的真知灼见,敢于独来独往,不追潮流,选择最合个人心性的事物,关注自己的情感和受众的情感,在真、善、美上落实作品的精神指向。

近几十年来,中国水墨画中最缺少的也是这种独创精神。

尤其在大师面前,常常是“大树底下好乘凉”,满足于借用大师的技巧和经验,在画坛谋一席之地。

贾又福是李可染的得意学生,是“李家山水”派中的重要一员。

他承继的主要是老师的创造精神,而老师的技巧、风格,则通过消化、吸收,自然地融合在自己的创造之中。

在“李家山水”中,贾又福是最早跳出圈子自立门户的人。

他以惊人的胆识和气魄冲出古今中外大师的包围圈,选准突破口,“以抗争谋生存,以探谋求发展”。

他以前人从未深入画过的太行山为基地,磨练自己的感情和技巧,铸造自己的绘画面貌。

对画家来说,选取前人未涉猎过的题材和对象来作画是容易做到的,而像贾又福这样以自己的全部心血和全部生命投入,与之同生死、共命运、呕心沥血,创造如此惊天动地的有独特艺术风貌的作品是很难的。

晚一些的李可染,以旅行写生为突破口,用最大的努力打进传统,又用最大的努力打出来,以经过大胆高度艺术加工的山水实境,把此前空泛的山水画拉回充满光和爱的人间。

作为可染高足,贾又福非常珍视老师艺术的现代性。

他说:“可染老师是中国现代山水画的开山之祖,是致力于现代山水画的第一人,他把中国山水画推向崭新的、完全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现代文化高层次的审美领域。

”改革开放以来,对李可染的山水画,有人推崇他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成就,有人赞赏他晚年的新境地。

贾又福因为看重山水画的精神性,所以比同辈更关注老师晚年的艺术。

贾又福的山水画艺术,正是沿着可染晚年的方向长驱猛进的。

他像可染一样重视山水画的时代性,也像可染一样重视艺术语言特别是艺术精神突破前人。

在艺术之路上,贾又福借古开今,他学习前人的笔墨和用色,并以高洁的心志和清醇的笔墨用色绘造出精良而摄人心魂的意境。

一个画家在自己的色彩审美上趟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以达到用笔墨与色彩极致融合来传递自己的情绪。

贾又福正是把“模仿”前人作品建立在个人变化之上,从而成为一个独具色彩魅力的画家。


以上是文章"

太行山是河北的母亲山,贾又福赋予了太行山人格精神、生命价值和崇高理

"的内容,欢迎阅读融合财经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