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合财经

因事故认定书认定,货物损失系因车辆避让行人操作不当

简介: 因事故认定书认定,货物损失系因车辆避让行人操作不当,货物掉落时与鲁Q×××××车发生碰撞造成,因保险条款约定,因碰撞造成货物损失的,保险人负责赔偿,故被告依法应当承担理赔责任。

大家都知道,当出现交通事故,除了逃逸、酒驾、毒驾三种情况外,保险公司都需要赔偿的,第三者损失交强险损失,都有相关的合同规定予以赔偿。

一、的基本案情和结果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对原告主张的投保事实及事故发生的事实,有投保单及事故认定书予以证实,被告无异议,予以确认。

事故发生后,经原告委托,临沂昊顺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作出价格评估报告书,经评估鲁Q×××××/鲁Q×××××车货物损失价格为127840元。

原告主张,已实际赔偿山东元泓物流有限公司车载货物损失127840元,提交由山东元泓物流有限公司出具的货物损失情况的证明及山东元泓物流有限公司盖章、总经理刘廷雨签字的127840元收条和该公司与山东美华塑胶包装有限公司签订的物流运输协议予以证实。

运输协议是年度协议,不能证明该次事故运输的货物明细及损失,且该次事故的货物损失系包装不善造成,不属于理赔范围,被告不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主张,根据保险条款第四条的约定,原告的货物损失系驾驶员避让行人操作不当导致,不属于赔偿的情形,我公司不予承担。

且投保单中特别约定清单明确约定,非火灾事故每车、每次事故免赔额为人民币3000元,或损失金额的10%,两者以高者为准。

投保人在特别约定清单及投保人签名处分别签章确认,证实保险人已将该条款的内容和责任免除内容向投保人做了明确说明,投保人对上述内容及保险人的说明,已经充分了解保险合同生效应当按照保险合同约定调整其理赔范围。

因原告此次事故不属于承担责任的范围,保险公司不承担理赔责任。

对特别约定清单及国内公路货物运输保险条款有异议,该两份条款系被告单方制作,系格式条款,根据保险法第30条的规定,该保险条款显失公平,为无效条款。

保险公司没有证据证实对投保人尽到提示说明的义务,该保险条款及特别约定清单没有投保人的签字,对该保险条款及特别约定清单原告并不知情。

一审法院认为,原告所有的鲁Q×××××/鲁Q×××××车在被告处投保公路货物运输定额险,现被保险车辆在保险期限内发生交通事故,造成车载货物损失。

因事故认定书认定,货物损失系因车辆避让行人操作不当,货物掉落时与鲁Q×××××车发生碰撞造成,因保险条款约定,因碰撞造成货物损失的,保险人负责赔偿,故被告依法应当承担理赔责任。

临沂昊顺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作出的价格评估报告书,认定鲁Q×××××/鲁Q×××××车载货物损失价格为127840元,被告虽有异议,但未对货物损失申请重新评估,且事故发生后,被告未及时对货物损失进行定损,现货物已毁损灭失,被告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故对其异议,不予采信。

原告主张,已实际赔偿山东元泓物流有限公司车载货物损失127840元,提交由山东元泓物流有限公司出具的《关于鲁Q×××××车货物损失情况的证明》及山东元泓物流有限公司盖章,总经理刘廷雨签字的127840元收条和该公司与山东美华塑胶包装有限公司签订的物流运输协议予以证实,且刘廷雨到庭证实,已实际收到原告方的赔偿款127840元。

被告主张,特别约定清单明确约定,非火灾事故每车、每次事故免赔额为人民币3000元,或损失金额的10%,即使扣除该免赔额,货物损失仍然超过保险金额,被告仍应在保险金额内承担赔偿责任。

一审法院: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临沂市分公司支付原告陈保振货物损失险保险金100000元,于发生法律效力后十日内付至原告账户(户名:陈保振,账号:62×××13,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临沂龙潭支行)。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法》第一百六十八条关于“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对上诉请求的有关事实和适用法律进行”的规定,法院二审过程中仅针对人民财保临沂分公司上诉请求范围进行,无争议的问题不予。

王英壮驾驶车辆因避让行人操作不当,货物掉落时与鲁Q×××××车发生碰擦造成货物损失,有扬州市江都区局交通大队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予以证实。

上诉人以保险条款第四条“因碰撞、挤压而造成货物破碎、弯曲、凹瘪、折断、开裂的损失”、第七条“其他不属于保险责任范围的损失”规定,主张不属赔偿范围,法院不予支持。

二、的主要法律依据和实务探析1.交通事故的赔偿,这么长时间的整理以来,基本上就是围绕着格式条款是否有效,保险人是否尽到审慎义务和告知义务,是否属于不赔偿的条款,是否进行了损失鉴定,鉴定结果是否同意等等问题。

2.本案就属于投保了定额货物运输损失险,车辆在避让行人过程中操作不当导致交通事故和货物损失,上诉人以此为理由不予免赔,不过这一结果有部门的认定,躲避行人操作不当这句话其实不是说车辆有多大责任,只是说名为了躲避行人造成了事故,在这个问题上不应该规则于驾驶员。

3.关于损失的鉴定,双方都到了现场,但是保险人却没有对货物损失进行定损,投保人后期进行了定损鉴定,并且有赔偿等予以证实,上诉人不同意鉴定可以申请重新鉴定,但却没有重新鉴定,那就要承担相关责任。

5.保险公司是否承担车上货物损失的赔偿责任,首先要区分机动车是发生单方事故,还是多车事故。

如果是对方车辆造成本车车上货物损失,并且对方车辆承担全部事故责任,那么,应当由对方车辆、对方车辆的保险公司在交强险、商业三者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

如果是单方交通事故,且事故车辆未投保车上货物损失责任附加险,那么,本车保险公司可能不承担车上货物的赔偿责任。

6.车上货物虽然属于交强险、商业三者险的保险责任范围,但是,车上货物属于交强险、商业三者险的责任免除范围。

7.《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一条规定:“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依法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

”按该条规定,交强险虽然规定对第三者的财产损失承担赔偿责任,但是,交强险条款第十条第二项规定:被保险人所有的财产及被保险机动车上的财产遭受的损失,保险公司不负责赔偿。

8.从本条可以看出,交强险和第三者险赔偿对方的损失,但是不赔偿保险人车上的财产损失,这个大家要明白,所以再出现事故,不是己方责任情况下,由对方负责赔偿损失,这个就包括了财务损失。

9.由于交强险并没有规定保险公司对交强险条款有明确说明义务,没有规定保险公司对交强险条款没有明确说明的,交强险条款不生效。

所以,即使保险公司没有对交强险条款没有说明,车上货物损失仍然属于保险公司交强险责任免除范围。

保险人与投保人/被保险人在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条款中约定:本保险合同中的第三者是指因被保险机动车发生意外事故遭受人身伤亡或者财产损失的人,但不包括被保险机动车本车车上人员、被保险人。

12.保险公司与投保人/被保险人在机动车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中约定:保险期内,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驾驶人在使用被保险机动车过程中发生意外事故,致使第三者遭受人身伤亡或者财产直接损毁,依法应当对第三者承担的损害赔偿责任,且不属于免除保险人责任的范围,保险人依照保险合同的约定,对于超过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各分项限额的部分的部分负责赔偿。

14.保险公司与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的投保人/被保险人在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条款约定:被保险人及其家庭成员、被保险人允许的驾驶人及其家庭成员所有、承租、使用、管理、运输或代管的财产的损失,以及本车上财产的损失,保险公司不负责赔偿。

即交通事故造成的车上货物损失,属于保险公司商业三者险的责任免除范围。

15.根据《中华人民共和险法》第十七条的规定,保险公司对商业保险的免责条款未履行说明义务的,免责条款不生效。

为解决这一问题,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者险的附加险中设立了一个险种,即车上货物责任险。


以上是文章"

因事故认定书认定,货物损失系因车辆避让行人操作不当

"的内容,欢迎阅读融合财经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