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合财经

我们只是在几份卷宗里面,发现家属的律师一直都是同一个…

简介: 我们只是在几份卷宗里面,发现家属的律师一直都是同一个…

随着买保险的人越来越多,也产生了很多保险纠纷。

但是随着社会信息透明化程度越来越高,除了少部分人还固执己见地认为“有纠纷都是保险的错”之外,很多社会大众也愿意深入了解那些保险纠纷背后的事情,一方面通过纠纷让我们规避同样问题;在一个纠纷可以让人明事理。

因此,我们特地开写“谁有理”系列,通过还原保险纠纷的前因后果,让社会大众看看到底是保险公司睁眼说瞎话,还是买保险的人无理纠缠?

正文意外险是一个纠纷比较多的领域,特别是涉及“猝死”这块更是意外险的高发纠纷。

原因有二:1、意外险大都明确了地写了“猝死不赔”,同时在医学上也明确的定义“猝死”是一种疾病死亡,只不过发病太快,所以大众常常认为“猝死”就是。

2、保险公司理赔需要明确的证据,例如到底是因为心源性猝死还是脑梗死猝死。

而往往医疗机构等出具的死亡报告就简单只有“猝死”二字,而没有具体写明因为什么原因导致的“猝死”。

有时候保险公司为了要“确切的猝死原因”,会要求死者家属一些证明,甚至是“开棺验尸”这种和社会公序良俗相违背的说法。

说案子之前,说说有多曲折,根据法院卷宗记录:保险公司拒赔后,家属告到法院,一审法院保险公司赔钱。

按逻辑都赔了钱肯定没有纠纷,但是不知道怎么的,家属又上诉二审;二审法院裁定要求一审法院程序违法,发回重审。

一审法院重新审理后保险公司拒赔合理;家属依旧不服,因此二度上诉到二审,这次二审保险公司赔钱。

我们只是在几份卷宗里面,发现家属的律师一直都是同一个…

2017年8月,湖南吴某委托保险代理人给自己的继父投保了一份意外险,意外保额10万。

2017年10月18日,保险公司员得到黄某家里勘查现场后离开。

2017年10月24日,保险公司送达《尸检通知函》,由于死者已经下葬,家属拒绝“开棺验尸”。

我们根据卷宗整理出来保险公司大概是以下意思:1、保险公司后,发现黄某的证据不充分。

继子吴某和当事医生表述过:黄某摔倒后,说过自己是“头昏”摔倒,因此而医生对黄某的死亡结论是“猝死”。

2、涉案的意外保险合同中,免责条款明确写了“猝死”不属于意外险赔付责任。

3、由于“猝死”结论是转述加上推测,因此保险公司要求开棺验尸确定真正的死亡原因,但家属不配合。

曲折的官司我们不谈,就说说决定性的,法院是这样认为的:1、保险公司称死亡当天公司就签发了《尸检通知函》,但并没有证据证明该函件在下葬前就告知和送达家属手里。

2、死者家属在黄某死亡后当天就报案,且10月18日保险公司时保险公司没有对“黄某摔倒后死亡”提出异议,属于认同“”情形。

不知道是卷宗记录错误,还是一审家属怎么想的。

本案中,保险公司的过错在于举证失败,这儿需要普及几个保险知识:1、保险法规定,保险报案后,如果提交的理赔资料不齐,保险公司需要一次性把理赔需要的材料告知给保险报案人。

本案中保险公司说自己在出险当天就签发了《尸检通知函》,但是却在下葬后2天才送达死者家属手里,此时距离死亡已经9天。

2、保险公司曾在10月18日委派了人员,既没有对死亡原因提出异议;也没有告知家属有《尸检通知函》这回事儿。

这是保险公司理赔和的责任,不应该由家属承担。

3、统一口径和病历的重要性,死者家属一会是“头昏摔倒”,医生结论又是“猝死”,保险报案理赔又是“”。

说实话无论是哪家保险公司,对于这种混乱的表述都是要严格和对待的。


以上是文章"

我们只是在几份卷宗里面,发现家属的律师一直都是同一个…

"的内容,欢迎阅读融合财经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