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合财经

2020年1月,赵天以A公司未依法为其缴纳社保为由提出解除劳动关系

简介: 2020年1月,赵天以A公司未依法为其缴纳社保为由提出解除劳动关系,随即他向当地劳动仲裁争议会提出仲裁申请:(1)确认赵天与A的实际劳动关系;(2)A公司支付未与其签订劳动合同应支付的工资差额;(3)A公司为赵天补缴社

微信搜索关注公众号【HR人力大本营】(微信号:HR-camp666)HR资讯传送带,助你自在成长一些企业在用工管理时,为了避免所谓的用工风险和逃避本该自己付的法律责任,故意用别的企业与劳动者签订劳动合同,这种实际工作单位和劳动合同签订单位不一致的现象,该如何处理!

01案情回顾赵天于2018年12月入职A公司就职,双方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A公司也未给赵天办理和缴纳社会保险。

2019年5月,赵天被通知与B公司签订了为期两年的书面劳动合同。

但是实际工作单位未改变,工资仍由A公司发放。

2020年1月,赵天以A公司未依法为其缴纳社保为由提出解除劳动关系,随即他向当地劳动仲裁争议会提出仲裁申请:(1)确认赵天与A的实际劳动关系;(2)A公司支付未与其签订劳动合同应支付的工资差额;(3)A公司为赵天补缴社保。

02专家意见一些企业未规避潜在风险与劳动者签订合同时,变更替换有人单位名称或者注销原单位设立新单位,将劳动者的劳动关系转移到新单位。

所以赵天虽然是与B公司签订劳动合同,但是与A才存在实际劳动关系,且A公司没有证据能够证明B公司与赵天存在的实际劳动行为,所以应该由A公司承担不利后果。

03法律支持《劳动法》第82条:【不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法律责任】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超过一个月不满一年未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向劳动者每月支付二倍的工资。

用人单位违反本法规定不与劳动者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自应当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之日起向劳动者每月支付二倍的工资。


以上是文章"

2020年1月,赵天以A公司未依法为其缴纳社保为由提出解除劳动关系

"的内容,欢迎阅读融合财经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