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合财经

就在去年,我弟弟也结了婚

简介: 就在去年,我弟弟也结了婚,我妈妈和我说,等弟媳有了孩子,她是必须要回去带孙子的。

东北生育率低有其独特的历史地理原因,比如整体城镇化水平高、“重男轻女”观念不强等,正如国家卫健委也在此后的回复中解释称,“东北地区人口总量减少,折射出的是区域经济、产业结构、社会政策等综合性、系统性问题”,“人口长期减少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不是简单放开生育政策就能解决的”。

除了各地的特殊原因,有专家将生育率低的主要原因总结为“不敢生、不想生、不能生”。

有多位采访对象告诉AI财经社,“养娃贵在全国都是一样的”,“一个孩子的养育成本几乎占到家庭总收入的一半左右”,“不想有了孩子之后,只能做妈妈这一个角色,我还想做我自己”。

“生孩子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不单纯是经济原因,一对适婚适育的夫妻背后面临很多东西,除了孩子,还有父母的养老问题,以及35岁以后自己的社会竞争力能不能保持住。

新一代父母的生育理念在发生着深刻的变化,我们采访了几位处于不同人生阶段的东北人和北漂,了解他们对生育率低的看法。

01牛骁,男,45岁,东北,石油工人“花的多,挣的少,谁敢生小孩”在我看来,东北生育率低的根本原因是养娃成本太高。

养娃贵在全国都是一样的,不是说东北就便宜。

不同的是,东北不像北京等一线城市,工资高,而且东北很多家庭都是一胎家庭,所以对子女教育方面特别舍得投入。

我身边的一个朋友,家庭算是小康水平,只要是为了孩子学习补课花起钱来眼都不眨,但凡对学习有用的东西就绝不犹豫,名校老师一对一补习一节课1000到1500元,力求做到“人无我有,人有我优”。

图/视觉中国之前我看到网上流传一个说法,将孩子养到大学毕业,大概要花上200W+,这对于一个普通的工薪阶层来说,可能一辈子也才只能赚这么多。

不光物质上投入的成本高,精力上投入的成本也不低,一个孩子经常要动员爷爷奶奶姥姥姥爷轮班照顾,我们这里五六十岁退休的老人甚至专门去考驾照,就是为了开车接送孩子上下学。

所以没有足够的时间和资金,很多人其实是担心生孩子的。

还有人觉得,什么经济水平就给小孩什么教育,这么低的工资就不要去补课班兴趣班了,送去家附近的公立学校就可以了。

但只有养了娃才知道,孩子有爱好就得拼命去培养,况且公立学校补课比私立还贵…

人到中年,不得不低头,谁家都是这么过来的。

02陶燃,80后,黑龙江哈尔滨“比起养儿防老多子多福我们更重视自己的保险”虽然二胎政策推行一段时间了,但是我周围生二胎的人还是少数,因为大部分年轻妈妈还是秉持自己生自己养的态度,亲力亲为的话,养两个孩子真的是分身乏术。

经济压力确实也是很多人避不开的问题,比如我的儿子现在三年级,要学跆拳道、架子鼓、英语、奥数、书法,课外班兴趣班加起来一年差不多要花费五六万元,占到我们家庭年收入一半左右,更别提周围朋友还有学编程、钢琴、小提琴、古筝、舞蹈等等,反正每周末我俩一定有一个在送孩子去课外班的路上。

要是孩子到初高中,课外补文化课的压力可能会更大一些。

图/视觉中国东北现在人口外流也导致了年轻人锐减,我大学也是在本地,因为父母原因不想走远所以没有选择去外地,当时工作确实不好找 ,因为我是中文专业学的师范,学校又很有限,所以就业面确实挺窄的。

现在有观点一直呼吁多生,就算给补贴、减少税收,但是和教育经费相比都实在太少了,这也是大部分人不生二胎的主要原因。

开不开放政策对我们大部分人来说可能没有那么重要,对那些家庭条件特别好和特别喜欢大家族的人算是好消息吧。

所以我们这一代都是独生子女,从小能享受父母全部的爱,也不会有争端,所以我还比较喜欢家中只有一个孩子的状态,我和我爱人在这一点是很一致,不会要二胎。

我和我爱人都有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还有其他一些险种,毕竟以后不能给孩子太大压力。

03小班,男,28岁,东北人在北京“没有几个东北年轻人想留在东北生孩子”东北生育率低,很大程度是因为年轻人外流。

年轻人外流的原因,我认为是“天不时地不利人不和”。

黑龙江的冬季太长,哈尔滨国庆以后工地就会停工,第二年四五月份才会开工,半年工期是完全荒废的,可以想象这会对生产效率有多大影响。

东北的产业比重严重失衡,第一、二产业占比过大,文旅科创等第三产业、小制造业又非常薄弱,几乎没有。

东北做老工业的大厂子里,动辄几万人,几乎都是亲属裙带关系,大家形成了找关系办事的风俗习惯,过年相互送几千块的好酒好烟都很正常,这是我从小看到大的。

一直待在人情办事的环境里,不是靠一两代就能有所改观,而一旦走出东北去过大城市,回去就会变得很不适应。

我大学室友有五个是黑龙江人,只有一个人最终留在了家里。

我认识的几个目前在东北的同龄人,要么家庭条件比较好,要么是在外面混得不好被迫返乡的。

那些人要么进事业单位,要么当公务员,没有其他更好的出路。

如果你去哈尔滨早上上班挤公交地铁的人看一圈,大部分是三四十岁的中年人,年轻人很少。

生育群体的主力都流失了,出生人口自然跟着减少。

如果说再有别的原因,我觉得是东北人“不重男轻女”。

东北最早是外来人口组成,没有太强的家族观念,有姑娘就不错了。

我最近看到网上一个视频,一位黑龙江86岁的爷爷劝孙女不要生孩子,引发热议,孙女是1982年生人,今年39岁,视频中爷爷苦口婆心地劝她别生孩子,“生了也指望不上”。

我只能说,这真是一位想明白的老人。

04伊禾,80后,沈阳人在北京“东北只是全国的缩影”因为代表是针对东北出生率低提出的建议,所有的关注点都聚集在东北,但我觉得东北只是全国的一个缩影,未来5-10年中国其他地区可能都会是东北这样。

要说东北的特别之处,就是整体城镇化水平比较高,我们父母那辈都在国企和事业单位上班,为了不丢掉工作只能生一个孩子,势必东北的计划生育就执行得相对彻底,这个政策就让少生成为了一种文化惯性。

而且东北属于移民文化,也不太重男轻女,不像一些南方省份有根深蒂固的传宗接代的想法。

图/视觉中国经济水平是一方面原因,我比较认同辽宁大学人口研究所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宋丽敏说的,2015年前是历史遗留的问题,2015年之后就更多是经济上的问题。

在东北,传统意义上的好工作就是公务员、医生和老师,如果进不了这些单位就只能去民企和国企。

但现在东北的机床厂或者制造厂也是一个比较衰弱的状态,管理也比较刻板,这都造成一些人口的外流。

但是我很想澄清一点,东北绝对没有穷到生不起孩子,管理层至少都能拿5000块以上的月薪,东北物价比较低,在我接触的圈层,很多同学比我在北京混得好多了。

北上广它是让你不进则退,逆流而上,我们到了35岁以后,各项身体机能可能都是比不上年轻人的,但是你必须去提高自己,才能继续跟他们竞争。

但老家的同学不一样,大不了升个副处长就上不去了,但是不至于失业,北上广没有人给你喘气的机会。

生孩子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不单纯是经济原因,一对适婚适育的夫妻背后面临很多东西,除了孩子,还有父母的养老问题,以及35岁以后自己的社会竞争力能不能保持住。

经济好了只能让那些原本没条件的人生孩子,但是原本就不想生的人再有钱他也不会去生。

就拿我现在在北京来说,我们夫妻俩月收入在四五万块,为了孩子的上学问题,几年前我卖了一套小房子,添了很多钱又贷了款,才把房子换到了相对好的地区。

而且如果生两个孩子,以后是不是还要给他准备一套房子,家里要是没有积累的话,我觉得是不敢想的。

而且到孩子上学的时候,父母身体又快不好了,人到中年,育儿和养老的问题就全都扑面而来了,如果再生一个,两个人扛着两个小孩四个老人,相比之下不生更省事,所以我是不会要二胎的。

关于养儿防老,我还和我老公争执过,我觉得这是一个该被淘汰的观念了,以前小农经济的时候,因为人们没有退休金所以只能养儿防老,现在经济结构也变了,观念也应该改变。

而且将来孩子到了30-40岁一样要跟我们面对上有老下有小,他的压力也很大。

之所以要当妈妈,就是我准备好迎接一个新的生命,把他培养成才,尽力让他将来能够独立去面对这个世界,等到他能够独立生活的时候,我的任务其实就结束了。

我觉得靠谁都不如靠自己,你自己活明白了,才是最有安全感的。

05陈婷,35岁,律师,河南新乡人,现居北京“我还想做我自己”我不想有了孩子之后,只能做妈妈这一个角色,我还想做我自己。

我来自河南一个县城,由于地域的原因,从小就渴望通过教育改变人生,当时我就想过,一定不能让我的孩子也因为教育资源不均衡而受苦。

硕士毕业后,我就留在了北京,开始了新的人生规划。

2015年,我和我的师兄走进婚姻殿堂,当时他在一处法院任公职,我也在一处院,小日子过得还算舒适。

两年后,我们有了自己的小孩,这时我们就必须要面对一个问题——谁来带娃。

养孩子的琐碎支出超出了我们的预期,我们只能选择从内离职,老公进入了一家薪水高的互联网大厂,我进了一家律所。

这个工作最让我看中的是,如果不出差我能下午3-4点下班,能够有回家陪伴孩子的时间。

我不想错过孩子的每一个成长瞬间,但我也无法接受自己做全职妈妈带孩子。

但是最后发现到了上学的年纪,还是要回来的。

我深知教育对孩子人生阶段的重要性,刚开始给他报了一些早教课,2岁之后才开始上一些兴趣班和英语班。

每个周末我和我老公还有妈妈,都会一起去家附近的商场里,送小孩上课。

在我看来,现在已经是自己能够做出的最大让步,工作和家庭,已经兼顾。

就在去年,我弟弟也结了婚,我妈妈和我说,等弟媳有了孩子,她是必须要回去带孙子的。

但就因为要带两方小孩的缘故,爸爸和妈妈两个人现在也只能一年见几次。

多了一个孩子,增加的是所有人的负担。

有次我看到短视频里有女宝宝的视频,特别可爱,随口就问老公,还想不想再要一个孩子,老公立马回绝,说别想了。

我想了一秒,如果真的要再养一个孩子,只能是我妥协,我至少要在家全职带孩子三年,想到这里,我也赶紧打消了这个念头。


以上是文章"

就在去年,我弟弟也结了婚

"的内容,欢迎阅读融合财经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