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合财经

《五牛图》今年春晚舞台上,与天龙山佛首一同亮相的

简介: 《五牛图》今年春晚舞台上,与天龙山佛首一同亮相的,还有唐代画家韩滉的《五牛图》,这是中国现存最早的纸本作品。

点击蓝字关注我们天龙山石窟第8窟北壁主尊佛首——天龙山佛首2020农历除夕之夜,一件漂泊海外近一个世纪的佛首在春晚舞台震撼亮相。

作为2020年回归祖国的第100件文物,国宝的回家之路并不平顺。

而这背后延伸出的,也是一条辗转曲折、令人动容的中国流失文物的回归之路。

天龙山佛首回运后拍摄高清图片天龙山石窟第8窟北壁主尊佛首——天龙山佛首天龙山佛首为山西天龙山石窟第八窟的佛首,建于隋代,该佛首造型娴熟、比例适当、线条柔和、雕刻精美。

天龙山石窟始凿于北朝东魏时期(公元534年至公元550年),后历经北齐、隋、唐等不同朝凿,形成洞窟25个,造像500余尊。

20世纪20年代,在外国古董商驱动下,天龙山石窟遭到大规模盗凿,超过240尊雕像被盗,几乎所有造像头部甚至造像全身被盗运境外,现收藏于日本、欧美博物馆以及私人手中,破坏程度在中国石窟寺中最为惨烈。

2020年9月14日,日本东瀛国际拍卖株式会社定于20日至22日拍卖一尊“天龙山石雕佛头”,随即,相关工作人员立即与天龙山石窟的老照片、石窟本体的残余部、专家意见进行比对、核实,确认此件佛头原属天龙山第8窟(隋代)北壁龛内主尊佛像。

随后国家文物局立刻启动追索机制,与旅日华侨、该拍卖行董事长张荣取得联系,鼓励促成文物回归。

11月17日,张荣将持有的天龙山石窟佛首无偿捐赠给国家文物局。

圆明园兽首铜像最初由传教士、清朝宫廷西洋画师郎世宁主持设计,既具有浓郁的中国传统审美趣味,也融合了西方造型艺术的特点。

圆明园大水法历史图片圆明园马首铜像圆明园鼠首铜像截至2020年12月 ,牛首、猴首、虎首、猪首、鼠首、兔首、马首在内的七尊圆明园流失兽首铜像通过不同方式回归祖国。

其中,猪首铜像和马首铜像由何鸿燊先生分别于2003年和2019年出资购买后送归国家 。

2013年4月26日,法国皮诺家族在北京宣布向中国无偿捐赠鼠首和兔首。

《中秋帖》与《伯远帖》《伯远帖》是东晋书法家王珣给亲友伯远书写的一通信札,其行笔自然流畅,俊丽秀雅,为行书早期的典范之作。

全篇随其本字之形,顺其自然之态,而又通篇和悦,自然一体,有如天成,是现今学术界公认唯一传世的东晋名家法书真迹,与《快雪时晴帖》、《中秋帖》并称为“三希帖”,亦被列为“天下十大行书”之一,排行第四。

王献之《中秋帖》王珣《伯远帖》卷,晋代,故宫博物院藏据传,“三希帖"曾被乾隆皇帝宝藏于养心殿西暖阁内178 个年头。

清朝末年,溥仪于仓皇之中带走《快雪时晴帖》,而在溥仪出宫之前,敬懿皇贵妃就将《中秋帖》与《伯远帖》由养心殿移至了自己的居处寿康宫,后被带出宫,为郭葆昌所有。

《中秋帖》与《伯远帖》后流转至香港,由于缺钱,郭葆昌的儿子郭昭俊将“二希"抵押于香港的汇丰银行,抵押期1 年。

1951年底,香港传出消息,抵押在汇丰银行的“二希"期限届满,因物主无力赎回,银主将会将其运往伦敦。

在《中秋帖》与《伯远帖》被鉴定真伪后,几经波折,最终以当时的50万港元巨额赎回,于1951年12月27日重返紫禁城。

《五牛图》今年春晚舞台上,与天龙山佛首一同亮相的,还有唐代画家韩滉的《五牛图》,这是中国现存最早的纸本作品。

”请横屏观看:唐 韩滉《五牛图》故宫博物院藏《五牛图》自诞生之日起,先后为宋徽宗、赵孟、乾隆皇帝等帝王名家所有。

清朝末年,《五牛图》被转到瀛台保存。

1950年初,《五牛图》现身香港时,获悉《五牛图》将在香港苏富比拍卖行进行拍卖后,便敦促有关方面抢救国宝。

最终,《五牛图》当时的持有人吴蘅孙以6万港币卖出。

《五牛图》随后经由广州运回北京,如今藏于故宫博物院。

1977年1月28日,《五牛图》卷被送到故宫博物院文物修复厂,由裱画专家孙承枝先生主持修复。

八个月后,验收的专家组给予了高度的评价,认为图卷在补配处全色及接笔不露丝毫痕迹,与原画保持了统一,裱工精良,裱件平整、美观,达到了较高的装裱修复水平。

2000年,其中一件被盗的彩绘浮雕武士石刻出现在美国纽约的中国文物拍卖会上。

彩绘浮雕武士石刻 五代 后唐,中国国家博物馆藏该石刻为长方形,汉白玉石质,主体为一站立的武士浮雕。

2019年3月3日,国家文物局接到线索,得知这位“曾伯克父”所作的一件鼎、一件簋、一件甗、一件霝、两件盨、两件壶在东京被拍卖。

国家文物局认定该组青铜器系近年被盗出土且非法出境的文物,遂与机关合作本案,至8月23日,八件流失的国宝成功被追回国内。

西周晚期曾伯克父青铜组器整组青铜器鼎、簋(鬼)、盨(须)、壶、甗(演)、霝(灵)器类同现,品类丰富,铸造精致、保存完整,均有铭文,多达330字,蕴含着丰富的历史与文化信息,“曾伯克父”器物群为目前考古发现所未见,对于研究春秋时期历史文化、曾国宗法世系以及青铜器断代与铸造工艺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回购是比较常用的市场手段,但回购需要花费巨资;讨还因为可能牵涉很多遗留的历史问题,目前较难以实现;捐赠虽然也不乏先例,但任何一件文物都价格不菲,能捐赠回来的少之又少。

过去几年乃至十几年在拍卖市场行情景气时,回购曾一度成为比较主要的文物回归方式,针对当时甚嚣尘上的拍卖热潮,更有专家呼吁要理性看待文物“回购”,谨防商家打着文物“回流”的幌子,实则在利用国人的爱国心理炒作和哄抬拍品价格。

值得欣喜的是,这几年由国家主导,通过外交途径,在法律框架下实现的文物回归案例的占比越来越高,这才是行之有效并可推而广之的文物追索方式,而在几年前,这种方式还被认为是“难以推进”、“最难实现”的途径。

来源:国家文物局、中国国家博物馆、新华网、文旅中国、中新网等本文由“壹伴编辑器”技术支持花月正春风:元宵节的那几行名迹与书印圆明园龙首照片曝光!


以上是文章"

《五牛图》今年春晚舞台上,与天龙山佛首一同亮相的

"的内容,欢迎阅读融合财经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