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合财经

10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月全国CPI(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和PPI

简介: 10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月全国CPI(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和PPI(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数据显示:CPI环比上涨0.6%,同比下降0.2%;PPI环比上涨0.8%,同比上涨1.7%,涨幅比上月扩大1.4个百分点。

今年2月CPI同比下降,继1月后,再度出现负增长;PPI方面,受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不断攀升影响,2月同比涨幅呈扩大态势。

10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月全国CPI(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和PPI(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数据显示:CPI环比上涨0.6%,同比下降0.2%;PPI环比上涨0.8%,同比上涨1.7%,涨幅比上月扩大1.4个百分点。

其中,以原油、金属为代表的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给生产资料PPI带来的上行压力最为突出。

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将会影响国内工业品的价格水平,并将进一步传导给终端消费者。

“不过,预计输入性通胀引发一轮全面高通胀的概率不大,PPI向CPI的传导效果也不会明显。

”伍超明称,在PPI向CPI的传导过程中,传导效果会层层衰减,也会受到国内经济基本面水平的影响。

所以,海外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对物价的影响有限。

随着政策刺激效应的退潮,国内经济将从微热向常态化回归,需求面难以支撑高通胀。

图表来源:国家统计局CPI与PPI同比涨幅差距再扩大今年以来,物价总体水平处于低位,同时,CPI与PPI同比涨幅差距持续扩大,生产和消费环节的价格水平继续分化。

其中,去除食品和原油后的核心CPI也一度罕见地陷入同比负增长,1月和2月的涨幅分别为-0.3%和0.0%。

英大证券研究所所长郑后成对第一财经表示,今年开年CPI增速偏低主要受到两方面因素的制约:其一,去年同期高通胀给今年CPI带来了高基数,2020年前四个月CPI同比增速均超过3%;其二,受猪周期影响,今年上半年猪肉供给将会上升,供需将得到缓和,猪肉平均批发价会大概率走低,而猪价下降则会拖累CPI当月的同比涨幅。

2月食品价格由上月同比上涨1.6%转为同比下降0.2%,影响CPI下降约0.05个百分点。

但总体来看,猪肉价格仍然是影响CPI走势不可忽视的因素。

在非食品价格方面,国际油价上涨对国内商品价格产生了直接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影响因素对于PPI的拉动作用更为明显。

从环比来看,2月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价格上涨7.5%,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业价格上涨4.9%,化学纤维制造业价格上涨3.6%,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价格上涨2.1%,合计影响PPI上涨约0.45个百分点。

除了国际油价上涨,国际金属类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也成为拉动PPI环、同比增长的重要因素。

从环比来看,2月国内黑色金属矿采选业、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价格分别上涨5.9%、2.3%和1.5%,合计影响PPI上涨约0.24个百分点。

PPI涨幅会否向CPI传导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学术会王军告诉第一财经,当前,国内部分大宗商品的对外依存度较高。

受输入性因素的影响,今年上半年PPI将明显上涨。

然而,由于国内消费端恢复偏慢,该因素对于CPI的拉动作用将较为缓慢。

这或将加大今年通胀的输入性风险,特别是对中国PPI的冲击或将略超预期,时隔多年,工业品通胀可能会再度到来。

此外,借由油价等因素,在一定程度上,也将传导至下游的消费品。

例如,受国际原油价格上涨和阿根廷大豆产量下降的影响,当前,国内植物油价格处于上行期。

当前,国内居民收入增速相对较缓,国内消费复苏仍待时日,居民的谨慎性消费倾向或会拉低年初的CPI,使得CPI和PPI的“剪刀差”持续。

他还认为,在PPI所体现的工业品价格方面,当前上涨态势呈结构性而非整体性。

随着国际大宗商品供给端的改善,本轮PPI的结构性上涨将不具有可延续性。

在PPI方面,2月生产资料价格上涨2.3%,涨幅扩大1.8个百分点;生活资料价格下降0.2%,降幅与上月相同。

受国际油价持续上行的影响,今年上半年,与能源相关的CPI将大概率上涨,这也将影响CPI的整体走势。

同时,随着国内消费的逐渐复苏,2021年CPI当月同比走势将总体呈现“U”型。


以上是文章"

10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月全国CPI(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和PPI

"的内容,欢迎阅读融合财经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