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合财经

”还没等杜千凝说完,七王爷低沉阴郁的声音已在耳边响起:“噢

简介: ”还没等杜千凝说完,七王爷低沉阴郁的声音已在耳边响起:“噢,还是我的王妃贴心,知道心疼本王的宠妾,那你们姐妹同心,本王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的意思是,在邹美人不方便之时,就由你来侍奉本王呢。

王爷的生日宴会很快就到了,杜千凝曾经听外面的传言说,王爷对他的生母很看重,所以,每年的生日时也是他怀念他母亲的日子,他会特别看重。

据说七王爷与当今皇上的母亲珍妃,是个美貌又才艺双全的女人,而且难得的贤淑,当时深得先皇的宠爱,没想到她却在七王爷昱歆10岁那年,因为一场重病撒手而去,先皇因为她的死着实消沉了一阵子,有五日未上朝,整日坐在珍妃的寝宫里,对着一面镜子和一张画像发呆,最后还是皇太后对他进行了一番劝诫他才重新振作起来。

对她留下的两个孩子更是疼爱有加,还力排众议把太子之位传给了当时各方面都很优秀的三皇子。

“噢,好的。

杜千凝平时喜欢素淡,也不愿意带太过累赘的首饰,更别提是打扮得花枝招展了。

“,今天是王爷的生日宴,你打扮得太素淡不好吧。

”杜千凝坚持,她可不想为了迎合别人的口味改变自己,更没想在他那一众姬妾当中出什么风头,越低调越好。

主仆二人收拾停当赶到时,王爷的六个宠妾已经全部到齐,一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

看来个个都经过了一番精心的妆扮,一瞥一笑,都是顾盼生姿。

其中的曹夫人与邹夫人是之前杜千凝与之打过交道的,剩余的那四个分别是钱夫人、安夫人、穆夫人、余夫人,这四人杜千凝还是头一次见到。

曹夫人看到杜千凝,赶紧示意她坐在自己的身边,杜千凝冲着几位夫人淡淡地点了点头,刚要落座,这时只见七王爷身着紫色锦绣衣袍,风度翩翩地坐在了正位之上。

”生生地把杜千凝晒在那里,那情深意浓“见过王爷”的话语里更没有杜千凝的半分声音。

“怎么,我的新王妃是看到本王的风资被迷住了吗?

”七王爷打趣道,看上去心情很好,但细看杜千凝的装束后,眼中闪过一丝冰冷与犀利,但转瞬又掩饰得无影无踪。

此话一出,下面便隐约有娇媚又带着嘲讽的笑声低低地传来。

这面杜千凝还没答话,只听王爷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来,坐到本王的身边来。

”杜千凝这一次毫不犹豫地坐了过去,想来坐在这个喜怒无常的冰山帅哥身边,也比坐在那一群心怀鬼胎的女人中间强吧。

可是刚转过身,杜千凝似乎有一点后悔,这后背上瞬间多了几道的目光,“刷刷”地飞过来,比刀子还冷上几分。

“唉,唉,这些个女人,满桌的美食不放在眼里,偏偏把个王爷放在眼睛里,她可无意搅这摊子浑水。

”她看一眼七王爷,此时的七王爷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眼睛里竟然还含着隐约的笑意,可是杜千凝分明感觉这笑意让她的心更是寒上了几分。

这没一会就给她树起了这么一排的敌人,这一、二、三、四、五、六的,这该死的王爷是拿她当礼拜天过呢吧。

曹夫人的脸上白了一白,强压住心中的不适,每一年王爷都是叫她过去坐在他的身边的,可是,今年…

看着杜千凝落座,几秒钟之后曹青芷便换上了一副盈盈的笑脸,任谁也看不出一丝虚情假意地说道:“今日是王爷的寿辰,最近还有两桩喜事临门,看来咱们王爷府真是喜事多多啊。

”说着,她自己先端起酒杯。

“第一桩是王爷喜迎新王妃进门,新王妃温柔得体,贤淑大方,是王爷的福分;第二桩是邹夫人再过一段时日即将临产,想是会给王府添个男丁。

”曹夫人得意地说道,媚眼如丝地看着一脸冷漠表情的王爷。

她自恃在六位夫人当中最爱宠爱,一是她的相貌与体态都较之那几位靓丽多姿,更重要的是她最会察言观色,做为掌事家主,这开场白理应她来说,怎么能让别人抢了风头。

她相信今日这番话说出来,一来卖了新王妃一个人情,意指王妃的进门她是多么多么的举双手双脚欢迎,想王妃日后也会多在她兄长的事长多尽些力;二来王爷已经二十几岁,膝下只有一个女儿,还未曾有半个男丁,也投合了王爷的喜好,一箭双雕,这二人哪有不喜欢的道理。

可万万没想到这话正触了七王爷的霉头,让原本欲隐形藏起的邹夫人如坐针毡,就连杜千凝也没听出这话到底有多少善意在里面,谁不知道她杜家大是怎么嫁进王府来的,这无异于把她们二人瞬间推上了风口浪尖。

望一眼瞬间脸便黑了下去的七王爷,杜千凝心中暗叹,亏这曹夫人聪明一世却糊涂这一时,想摆一下当家主母的风范又何必急于这一时。

她这一句话是再一次掀开了七王爷昱歆心上的疤痕,上一次如果不是杜千凝求情,这邹夫人哪会安然地坐在这里。

“本王最得心的夫人说得对,确实是有喜事啊!

本王的邹夫人是真的能干,竟然怀了本王的血脉,真得我心啊!

最近本王还真思念了邹美人的玉体,不如今晚我就宿在她那里,新王妃,你说可好?

”昱歆不看曹夫人,仰头喝干杯中之酒,转向旁边的杜千凝,眼神中的恶毒一览无余。

杜千凝心中一颤,邹夫人前日受了惊吓,怕是这两日胎像已经不稳,如果王爷今夜要真宿在那里,后果不堪设想。

她下意识地望了一眼静默在那里的邹淑云,只见她眼中似有泪光闪烁,绝望与悲怆尽现,在杜千凝望向她时,她眼中似有一丝亮光闪烁。

也许她也知道,既然非亲非故,王妃再是良善的女子,也不会救她一次又救第二次。

可是就在邹淑云觉得自己已经被绝望淹没之时,杜千凝却转首对王爷道:“王爷,以邹夫人现在的身子,怕是不适合再侍奉王爷,何不等…

”还没等杜千凝说完,七王爷低沉阴郁的声音已在耳边响起:“噢,还是我的王妃贴心,知道心疼本王的宠妾,那你们姐妹同心,本王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的意思是,在邹美人不方便之时,就由你来侍奉本王呢。

”他眼中邪妄毕露,看着杜千凝的眼神像是看着一个即将猎入他囊中的猎物,杜千凝心中哀叹一声:“这下子彻底完了…


以上是文章"

”还没等杜千凝说完,七王爷低沉阴郁的声音已在耳边响起:“噢

"的内容,欢迎阅读融合财经的其它文章